中绿传销骗局:投2900赚130万 危及平台就清理门户

作者:互联网赚钱日期:

分类:互联网赚钱

秘密“绿色中间的传销”:一个2900万美元的骗局

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学生李欢向四川警方报案称,她的父母从事传销,并向警方移交了大量由她卧底父母所在的“中路”传销组织记录的文字、图片和录音。

10月23日,中国反MLM协会主席徐莉从北京前往四川,从反金字塔计划中“营救”李欢的父母。李欢的父母说他们将不再进入传销组织。

当李欢的父母接受反金字塔计划的“拯救”工作时,新京报记者“潜伏”在他加入的“中国绿色金字塔计划”中。他发现,“李欢事件”后,为了逃避调查和惩罚,“中国绿色金字塔计划”迅速改变了它的窝点,分散的金字塔计划人员最初集中在秦皇岛的主要地区,将“中国绿色”的名称改为“中国企业协会”,并将原来的“众筹模式”改为“共享经济”。MLM领导人主张建立“中产阶级”,夸大“西方经济侵略”,以增强内部凝聚力。伪造“国家政策”,通过展示黄金等财富来维持谎言。事实上,MLM组织既没有产品也没有实体。依靠私人资本积累财富,讲师的赚钱方式仍然是吸引人们加入组织。“投资29元赚130万”已成为该组织的目标。

一些传销高管表示,秦皇岛有数万人参与了传销,并在不同的住宅区租房子。为了避免调查,组织严格控制新来者的进入,新来者进入后需要接受“组织”检查。

10月25日,传销组织“中国商会”在秦皇岛的一家酒店包藏宴会厅,招待数百名会员,并在宴会上展示金牌,给每个人洗脑。由《新京报》记者吴江拍摄

第1课:“教师经验

李欢报告事件后,秦皇岛中路MLM组织不再集中住宿,其一个据点迁至秦皇岛海港区海一雪富社区12号楼1单元13楼的一个房间。王建民和他的兄弟王建军,来自新疆哈密,在这里租房子住。

10月23日,新京报记者作为新成员被送到王建民的住处。

虽然房间里只有几件家具,但为了接待新来的人,王旺买了一张木床,放在客厅里,客厅里种了几株植物。40多岁的王建躺在床上,看着墙上写的“赚钱模式”。他的兄弟王建和他对利润的相互分析显示出“完全的信心”。

王建民的家人负责宣传海怡雪富社区的新传销人员。

作为一名“讲师”,王建民给新来者的第一课是解释他为什么进入“组织”。今年年初,当他第一次来到秦皇岛时,他的兄弟王建华向他解释了如何“投资2900元,获得130万元”虽然投入的资金不多,但这不是金字塔计划。王不相信这样的“天上掉馅饼”。那天晚上,王趁人们不注意,买了一张票回到他在新疆的家乡。从那以后,他就停止了与他哥哥王建华的联系。但是今年八月的一天,一张王建华拥抱数十万现金并戴着一条大金项链的照片激起了王力宏的欲望。他又带着他的儿媳妇和老父亲来到秦皇岛。

在这个家庭里,大哥王建华有很大的发言权。通过他的介绍,四王和他们80岁的父亲离开新疆去秦皇岛寻找“暴富”。

王建民在王建华介绍后加入了“平台”,学习“纯资本运营”。根据平台教授的邀请技巧,邀请新人不断加入以获取股份。

王建民的家庭也是“中国绿色MLM”组织更名为“中国商业协会”后发展最快的家庭之一。王建华是家族中最高的“领袖”,是传销组织的经营者之一,他的下落很难找到。即使面对王建民等兄弟,王建华在传销组织的地址和具体工作“也无法打听”。

新京报记者发现,王建华的“中国商会”属于新兴的“南方学校金字塔计划”。与过去以发展线下商品销售和控制个人自由为特征的“北校金字塔计划”相比,南校金字塔计划的特点是“纯粹的资本运营”,打情感牌,自由谈论生活和赚钱的梦想。

60多岁的刘文君是“中国商会”传销组织的老成员。10月23日上午,刘文君带了一个叫程兰的新人来,想邀请王建民做讲座。看到记者和程兰,王建民热情地欣然同意。

10月23日,一名女性“讲师”正在教会员如何在租来的房子里拉别人的头来赚钱。由《新京报》记者吴江拍摄

洗脑:“屈辱突击队”

程兰1976年出生于四川省大竹县的一个偏远村庄。一个月前,程兰和她的丈夫有情感问题。程兰一气之下,独自出去工作后结识了刘文君。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刘文君把程兰作为下线介绍到秦皇岛,并鼓励他参与传销。

趣步“走步赚钱”涉传销被查 “无本万利”不是“挖矿”是“挖坑”

在科技创新受到高度重视的时代,我们应该包括企业对商业模式的有益探索,也应该警惕那些故意走在灰色地带、利用尖端科技和缺乏监管来牟取暴利的不法分子。

如果你一天走4000步,你一个月能挣10万多元?当你认为这是一个赚钱的“金矿”时,结果很可能会落入别人挖的“坑”里。据媒体报道,近日,自称“徒步赚钱”的趣味阶梯APP被长沙工商部门立案调查涉嫌传销、非法集资和金融欺诈。相关专家警告消费者,他们必须提高警惕,不要相信通过打手机和使用微信轻松赚钱的广告,以免被欺骗。

有趣的一步是一个新的手机应用软件。根据易趣的说法,用户可以使用这些步骤购买商品,甚至从易趣提取现金。只要你每天走4000步,你每个月至少可以赚200元。这种看似“健康+盈利”的商业模式无疑对普通用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因此,今年年初,在手机应用平台上生活类的下载量中,趣味阶梯排名第一。

然而,这种“健康+赚钱”的模式只是有趣的步骤操作模式的初步版本,互联网赚钱,还有更令人兴奋的升级等着你。据媒体报道,用户一个月只能赚200元,不需要投资或促销。然而,通过投资、推广和开发团队,用户每月可以赚取数千甚至数十万美元。这种类似金字塔的游戏被怀疑涉足传销、非法集资和金融欺诈领域。

从表面上看,“体育采矿”是一种有趣的经营模式,但最大的疑问是“采矿”从何而来?众所周知,走路本身不会创造任何价值。“走路能赚大钱”的实质是羊毛来自羊。用户需要用真正的钱投资,不断把人拉进“填补漏洞”,以确保第一个进入者的高收入,这具有明显的金字塔结构特征。

然而,就像传销一样,有趣的散步不能一直带人进来。当“泛夏杰”逐渐枯竭时,fun walking的商业模式将难以继续发挥,大多数用户的资金将难以保留。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介入调查的原因是为了及时制止“违法”行为,避免“撞车”的结局。

事实上,重庆警方在2018年宣布,他们成功破获了一起利用“早起挑战”游戏作弊的网络诈骗案,在全国抓获了57名嫌疑人,冻结了涉案资金500多万元。经过调查,警方发现该团伙利用“早起挑战小组”(Early Rise Challenge Team)和“早起准时”等公开号码作为平台,通过各种奖励活动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参与平台的“早起挑战”游戏。在收到微信用户的挑战款后,组织者通过篡改后台服务数据、减少打卡用户的红利、瓜分用户存款等方式非法获取巨额利润。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种可疑的传销活动已经转向手机客户。它的存在形式多种多样,有的打着“招商引资”的幌子,有的打着“衍生产品”的旗号,有的打着“连锁经营”的旗号,还有的打着“区块链”的旗号,这很让人困惑。然而,这个骗局毕竟是个骗局。不管它有多复杂,它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它利用普通人的贪婪来骗钱。

在科学技术和创新受到高度尊重的时候,我们应该包括企业对商业模式的有益探索,并对商业模式暂时有争议的新企业和新产品给予合理的照顾。没有必要用一根棍子杀死他们。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警惕那些不法分子,他们故意走在灰色地带,利用尖端技术和缺乏监管来牟取暴利。如果企业被允许披上“高科技”的外衣,成为“骗子”,其危害性将被放大许多倍。

#p#分页标题#e#

“走路赚钱”涉及到资本板块。最大的风险是信息不透明和不对称。用户和投资者不知道他们的钱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回报是否合理。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普通用户容易成为平台的“鱼”目标,而且一些资本掠夺者也不能幸免。在最近曝光的“私募老大哥起诉货币圈老大哥”事件中,曾经私募老大哥的杨永兴组织了一个团体进入货币圈,并在一个数字现金平台上投资了约1.1亿美元。结果,他的交易账户被神秘地冻结和取消,相应的资产消失了。

从商业角度来看,“步行赚钱”的商业模式可以走出“健康之路”。该平台可以提供一定数量的“奖励资金”,以吸引用户加入该平台并参与步行锻炼。只要“激励资金”低于市场上新用户的平均购买成本,该商业模式就具有足够的合理性和可行性。然而,如果该平台诱使用户“无成本无利润”地参与,值得警惕。平台提供的所谓“挖掘”机会很可能是等待你跳进来的“挖好的坑”。

(原标题:有趣的步行“步行赚钱”传销被发现是“没有钱,没有利润”不是“采矿”而是“挖洞”)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