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拟拆分NIO Power融资 不靠它挣钱李斌食言了

作者:互联网赚钱日期:

分类:互联网赚钱

李斌计划分裂NIO Power来资助和丰富血液,他说他不依靠它来赚钱,违背了他的诺言。

■我们的记者孙斌于建平从北京报道

7月16日,魏莱将拆分其能源供应服务NIO Power,并在今年第四季度寻求独立融资,规模达数十亿元。

该项目由威来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威来总裁秦李鸿、威来电源管理副总裁沈飞等领导。未来两个月内有可能推出独立应用。此外,NIO Power将更名,最终名称尚未确定。知情人士透露,NIO Power目前拥有数千人的团队,并在中国大陆主要城市开设了服务。

在此之前,李斌曾说过:“魏莱在NIO Power上的立场是:不赚钱,希望最终能够保持平衡。”然而,面对2019年第一季度3.909亿美元的净亏损,巨大的财务压力迫使威来不断提高盈利能力。NIO Power的拆分不仅可以缓解威来目前面临的压力,也使得独立后拥有更大自主权的NIO Power更有理由在资本市场上绘制新力量的新商业地图。

李斌2019年的门槛是多少

2019年是所有新汽车制造力量的预先设定的门槛。随着市场热钱的逐渐减少和中美之间的几次博弈,资本市场已经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基本事实。2018年可以炒作的话题数量大幅下降,这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市场梦想率”的梦想极不平衡。

从今年4月陕西省ES8火灾爆发到7月中旬,包括魏莱和小鹏在内的一些人经常出现头部造车的问题。包括这些党派在内的相关新兴汽车公司中层在与《华夏时报》的交流中哀叹道:“2019年生活的复杂性是可以预见的,但当所有事实摆在我们面前时,别无选择,只能绞尽脑汁灭火。”

以前在威来有过自燃纠纷,后来在小鹏有了定价权保护。几位来自威来和小鹏的供应商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公正地表示:“在早期,他们都或多或少遇到了帮助制造商提高质量的问题。对于刚刚开始积累汽车制造经验的新企业来说,这是正常的。他们应该考虑产品完全上市后遇到的问题。”

问题是,目前中国的汽车消费市场对用户的容忍度是否如此之高,或者是因为大多数小白人用户在接受电池寿命/智能驾驶/汽车机械迭代升级的营销灌输的同时,却没有做好基本的心理建设,他们抛锚了电车,撞坏了汽车联网设备,把注意力从内燃机时代的马力物理比较转移到了新的批量迭代确定汽车价格的定价体系上?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与新车制造力量正在尽最大努力向公众灌输的营销理念相比,电动汽车基本市场份额的短缺决定了新车制造力量的维护体系目前还不够发达,远未达到李斌或肖鹏所描述的行业繁荣时期。

这可以追溯到李斌和肖鹏的起源。具体是什么操作?在电动汽车的市场占有率和可以提供的消费数据的转化率不足以支持汽车制造新动力的“市场梦想率”结构之前,操作卡看起来更接近于电动汽车基本普及之前唯一可以玩和应该玩的卡。

不要孤立地看待niopower,

根据李斌和威来的高级官员向外界透露的信息,从威来新车制造部队在北京五棵松举办的第一场路演开始,NIO Power和NIO House在威来的系统中并不是孤立的产品。

制造汽车一直只是向资本和消费者出售梦想的新力量的一部分。

用上亿美元建造的NIO House的基本目的是解决目前贫富不均的问题。在线成本很高。花费100多元购买的消费者线索对汽车公司来说是垃圾,而经销商垄断的4S资源充斥着店内客流。我不知道如何改变他们。

NIO House的根本目的不仅仅是邀请你去商店喝咖啡,而是真正提高商店用户的买卖转化率。NIO House和NIO电源系统构建的大矩阵的真正目的是将消费从售前环节转变为售后环节。说白了,传统模式下的消费者只能决定在4S店购买。然而,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勾勒出的消费场景是,即使你开着另一辆电动车进入威莱或小鹏的门店,它也有足够的信心说服你购买威莱ES6或小鹏G3。

如果充电和切换模式的兼容性以及移动充电车的引入是李斌口中云服务的雏形,那么基于NIO Power和NIO HOUSE的产业壁垒就是威来模式流行的商业基础。

梦想是丰富的,现实是非常瘦骨嶙峋的

用户体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到目前为止,尽管威来已经交付了18,890辆当前的汽车,但是在昂贵的NIO电力系统面前很难平均分摊成本。根据威来的官方计划,到2020年,全国将建成1100多个电站,同时将有1200多辆移动充电车投入运行。如果我们想扩大到这个规模,我们必须需要更强有力的财政支持。据知情人士透露,“魏莱已在NIO Power投资约20亿元。”魏莱没有证实这一数据。

然后问题出现了,魏从哪里来?

55亿接盘新城项目 金科力保规模扩张

对人员的实际控制所造成的冲击远远超过预期。7月28日晚,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宣布已向金科控股(000656)子公司转让8个房地产项目,总价值约27.37亿元。深圳)。一周之内,新城部门签署了23个项目的转让协议,总成交金额为95.94亿元。 这场危机很难在短期内消除。新城镇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武器,住房公司正争先恐后地“狩猎”。金科无疑是这场风暴中最强大的掠食者。目前,金科已接管盘城新城16个项目中的部分或全部,总投资54.75亿元。项目位于平湖、青岛、日照、上饶、苏州、许昌、商丘、宜兴等地。 “金科最近频繁收购主要是基于平衡城市布局的核心理念。”金科房地产集团联合总裁方明富最近公开披露,金科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分销的五个热门二线城市因价格限制而没有盈利。“但是,企业需要有均衡的发展和布局。如果布局单一,风险就会叠加。” 但实际情况远非简单。新建的黄金分割区急需加强其生存筹码。今年上半年,金科的股本总额在行业内排名第13位,而新增商品的价值在行业内排名第30位。此外,过度依赖重庆总部间接加大了重庆面临的市场风险。随着规模之战和荣创的追捕,“接管”新城现在是一个高性价比的企业。 知情人士透露,新城此次出售的大部分项目都是快速周转项目,只有接到订单后,才能在短时间内进行大规模销售。这可能是金科最重要的价值,因为它缺乏布局。 大方收款人 7月28日,新城发展宣布已向金科有限公司转让8个房地产项目,总金额约为27.37亿元。“出售所得将用作本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并将为所有支出提供保障,并为其余项目的稳定安全运营提供保障。” 这不是金科第一次出现在买方席位上。 当新城事件蔓延到出售资产以求生存时,金科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玩家。7月24日晚,麦德龙控股(601155。上海)透露,其子公司已与10家项目公司的交易对手签署相关股权和债权转让协议,交易总对价约为41.54亿元。金科抢劫了其中6家,总营业额约为17.21亿元。 六家项目公司对应的地块位于平湖、浙江、黄岛区、青岛、日照高新区、上饶、江西、苏皖、许昌、河南等地,均处于开发准备的初级阶段。该交易涉及项目公司主要从事住宅项目的开发,预计将为金科增加102,2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 从那以后,金氏家族从未缺席狩猎。7月26日,该公司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拟以公允价格收购新城控股旗下商丘衡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宜兴岳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总交易量约为10.17亿元,预计将为该公司增加总建筑面积19.71万平方米。 到目前为止,金科在此次新城活动中已经部分或全部接管了16个新城项目,总投资54.75亿元。此外,新城出售的前10个项目的部分土地资金尚未全部到位。交易按初始投资和资本占用费的实际投资定价,后续土地资金由收购方支付。 优化布局 新城市的危机从手头的商品上架那一刻起再次成为焦点。对新城来说,资本和流动性是最大的潜在风险,也是出售项目的根本初衷。对金科来说,有必要增加土地储备,丰富城市布局,以便毫不犹豫地踏上这一利益交易所的买方席位。 2018年,金科实现收入412.34亿元。其中,重庆贡献最大,收入257.99亿元,占62.57%;四川收入38.14亿元,占9.25%。江苏收入37.61亿元,占9.12%。湖南收入23.34亿元,占5.66%。 除了重庆,山城的几栋大楼贡献了公司一半以上的净利润。年报显示,重庆金科天元路(一期)、重庆金科天元路(二期)、重庆金科机场城、重庆金科四个项目对应的项目公司净利润为20.13亿元。去年,金科的净利润只有40.21亿元。 由此可见,重庆、四川、湖南等地尽管努力向全国推广,但仍在为金科做出重大贡献。 然而,很明显,金科在公开市场上没有主导地位。2019年上半年,金科集团新增504.2亿元,在行业排名第30位。与业内排名第13位的692.1亿元的股权相比,互联网赚钱,金科纳粮食尤其渴望确保未来的销售。 竞争对手带来了更大的挑战。世茂房地产权益销售额比金科高出一倍,上半年新增土地价值1477.8亿元。继金科之后,阳光城和富力地产上半年粮食供应也遥遥领先,新增增加值分别达到1030.4亿元和903亿元。 并接管新城项目,除了当前节点收购的高性价比之外,新城和金科三、四号线的下沉也是此次收购的潜在逻辑。克里分析认为,剔除吴越广场商业项目对新增土地的影响,2018年,新增土地储备在新城发展中的比例,三线城市为66.1%,二线城市为33.2%,一线城市仅为0.7%。 金科对三线和四线城市的投资同样强劲。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金科对三、四线城市的投资增加了近20%,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成渝城市群。2018年3月,金科宣布了未来三年的华北战略,称将在华北三线和四线沿线的潜在城市规划至少30个项目。 方明富表示,金科近期频繁收购符合地区战略布局。“拍卖、拍卖和收购土地由于政策控制和价格限制措施,甚至有些项目不赚钱或不盈利,所以企业收购土地的方式应该动态调整。在一定程度上,M&A将带来更可控的项目效益,确保项目整体效益。” 或短期债务减免 在一周内签署了55亿份大额订单,这对金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黄金分割区现金资金最终余额为299.5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3.63%,一年内到期的生息负债为609亿元,同比增长54.46%。 为什么金科仍在高债务下努力收购?事实上,新城计划出售的40个项目都是新收购的纯住宅项目,开发初期尚未出售。然而,出售的项目并不涉及,公司的核心业务,商业房地产,也不涉及。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述大部分项目都是快速周转项目,订单接受者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销售获得大规模回报。然而,金科的库存周转率从0.31下降到0.23,当前比率从1.71下降到1.55,快速比率从0.44下降到0.38。通过快速周转项目来提高流动性、偿还债务或分配不平衡是金科最有价值的价值。 此外,方明富透露,2016年至2018年,金科规划的热门二线城市中有五个没有盈利。大多数能赚钱的项目都会降价以确保销售。以重庆为例,金科2018年的平均销售价格为8068元/平方米,而中指数据显示,重庆当年的平均房地产销售价格为11320元/平方米。急需快速周转项目以重振流动性的 金科与渴望现金渡过难关的新城相遇,交易随之而来。事实上,金科和新城以前合作过很多项目,包括新城进入重庆的第一个项目,新城金科李涛县,新城位于富阳的金科江山市项目和苏州天元政府项目。 还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债务水平很高,金科仍然经常向子公司和控股公司提供担保和财政援助。7月29日,金科宣布,预计将向14家子公司增加总计83.35亿元的贷款担保,并向参与股份的公司提供不超过2.3亿元的贷款担保。 根据行业,金科通过子公司的财务支持实现了区域公司的授权和扩张。然而,项目公司通常使用开发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为开发贷款融资。母公司的大规模融资和融资担保真正反映了融资环境的困境。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